昨天中午,新洲舊街四合莊一處農資店的地下室,記者再次與辦案民警來到這裡:通道狹窄,一片漆黑,潮濕冒著異味,去年8月,一名智障女子就在此被囚禁了20多天。
  正是轄區老百姓的一個匿名電話,揭開了一樁跨省拐賣痴獃婦女案的帷幕。新洲舊街派出所民警歷時一年多,輾轉三省數個地區,終將該團夥骨幹成員悉數抓獲,救出6名痴獃婦女,刑事拘留9名嫌犯。
  一個匿名電話
  痴獃女被囚禁多日
  去年8月30日上午10點多,一群眾匿名給新洲舊街派出所打電話,稱轄區四合莊有地下室“關了個傻女人”,若不及時解救,可能會被賣掉。
  舊街派出所刑偵副所長範立鵬與同事立即出警,在四合莊一家農資店的地下室里,民警找到了一名蓬頭垢面、神情獃滯、二十多歲的女子,對民警的詢問答非所問。
  此地下室為62歲的舊街茶亭村人操吉甫租用,當時他不在家。
  經過細緻地引導和耐心溝通,辦案人員獲得的一些零碎的線索:該女叫代雲,河南光山人,被關在地下室20多天。當天,代雲被送到當地救助站。
  次日,精神鑒定結果顯示,代雲為精神發育遲滯伴精神障礙,無性防衛能力。隨後,將代雲送回老家。
  今年2月25日,舊街派出所民警巡邏時意外撞見了操吉甫,當場將其控制住。
  操吉甫對這起拐賣人口案供認不諱,但對該案之外的情況概不交代。
  一條神秘短信
  再不退錢我就告發
  範立鵬翻看操吉甫的手機,有大量的通訊記錄和短信。一條短信讓他眼前一亮:老操,你再不退錢我就告你,讓你去坐牢。
  按照短信顯示的號碼,範立鵬撥打該號,語音提示已停機。通過查詢,該手機號碼是河南信陽的。2月27日,辦案人員驅車趕往河南。在當地警方的配合下,最終查出手機號碼持有者為河南光山的塗某。
  見到遠道而來的民警,塗某喜形於色,連說你們來的正好:“我要控告操吉甫,他把我害慘了。”
  原來,塗某家境貧寒,在光山縣街頭開“麻木”為生,三十多歲還沒娶上媳婦。去年5月,光山縣街上賣花草的劉林傳告訴他,自己認識湖北新洲舊街一熟人,能幫他介紹個媳婦,但要給2.6萬元好處費。隨後上演的一場鬧劇,讓塗某人財盡失。
  一張彩色合影
  諸多騙子粉墨登場
  範立鵬拿出一張彩色照片,向記者介紹,照片上除了受害人外,其他幾個都是騙子。他們一時得意忘形拍下的照片,成了警方抓人的“鐵證”。
  為了給塗某“張羅”媳婦,操吉甫先以7000元的價格,從新洲汪集人販子李建蘭手裡買了一名痴獃女張允,然後自稱是張允的爺爺,又找來一男一女兩騙子:戴新良和王新年,分別假冒張允的叔叔和嬸嬸。他們對塗某稱張允父母早亡。
  見面那天,他們將張允梳妝打扮一番,換上新衣服。塗某來到新洲舊街,當時也沒發現張允有什麼不正常。隨後,塗某租車將一行人接到河南光山。吃完飯,塗某將2.6萬付給操吉甫,中間人劉林傳要去一半。
  因塗某有個舅舅在縣城開照相館,操吉甫、戴新良、王新年便和受害人張允一起照張“全家福”。根據這張照片,警方按圖索驥,劉林傳、戴新良、王新華先後落網。
  沒過幾天,塗某發現張允是名痴獃女子後反悔,便讓操吉甫把人領走,把錢還回來。操吉甫將張允領了回來,答應幫塗某重新找一個,但一直沒兌現,以至塗某不停發短信“威脅”。
  今年5月17日,辦案人員從黃岡救助站獲取線索,該站曾救助過張允。5月21日,辦案人員趕往張允位於安徽阜南的家中取證。
  主要嫌犯落網
  浮出一個犯罪團夥
  李建蘭在新洲汪集一帶頗有名氣,被稱為“職業人販子”,多次受過打擊處理。
  隨著李建蘭等幾名主要犯罪嫌疑人落網,一個跨省拐賣痴獃婦女的犯罪團夥漸漸浮出水面。原來,包括操吉甫、李建蘭等人在內,都有相對龐大的網絡,他們互相勾結又相對獨立,專盯痴獃智障少女,有人發現或者“撿到”她們,給他們通風報信,便能獲得一定的報酬。他們買下來進行轉賣,甚至層層轉手。
  警方目前已救出6名痴獃婦女,刑事拘留9名嫌犯。案件還在進一步深挖中。
  記者劉豐  (原標題:人販與被拐女拍“全家福”露馬腳)
創作者介紹

房間裝潢

md08awzn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